当前位置:武汉优邦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搞笑天龙镖局之仁行天下
天龙镖局之仁行天下
2022-09-23

1.接镖

天龙镖局打着“仁义信”的大旗行走于大江南北,为商户或大户人家运送贵重物品,十几年来从未失手,因此威名远扬。江湖上只要一听到天龙镖局至此,那些打家劫舍的土匪响马立刻销声匿迹了。

天龙镖局能有如此威名,得益于龙家四兄弟。他们是老大龙永福,也是天龙镖局的大当家,手执一把青钢剑,出神入化,江湖人称“玉面神君”;老二龙永禄,人称“青毛狮子”,善使一根三节棍;老三龙永寿,力大勇猛,胆气过人,一把开天刀所向披靡,江湖人称“勇金刚”;老四龙永禧,一杆火云银枪使得炉火纯青,江湖人称“八臂哪吒”。

这天黄昏时分,天龙镖局走进一个中年人。此人走到院中,举手抱拳大声说道:“都说天龙镖局讲究个仁义信,在下不知道是真是假,今天特到此送一单,不知贵镖局敢不敢接?”

正在院里的老四龙永禧一听就火了,哪有这样托镖的?这语气分明是来砸场子的。他走到中年人面前,大声斥道:“我天龙镖局从没有敢不敢接的问题,而是想不想接的问题。”

中年人一阵冷笑,说:“我知道贵镖局有三不接:不仁不接,不义不接,不信不接。可我的镖都不是,你们就该接了吧!”

龙永禧说:“是不是,不是你说了算,而是我们说了算。”

中年人乜斜着眼,说:“你是老四吧!说话不算,我要大当家说,只是不知道龙大当家敢不敢说了。”

龙永福早已看到中年人走进院子,此时一边走过来一边拱了拱手,说:“龙某人在此,请先生先进来喝口茶,再谈生意。”

中年人一摆手,说:“茶就免了。我只讨大当家一句话,我的镖符合贵镖局仁义信的规矩,而且无论多少酬金我都付得起,你是敢接还是不敢接?”

龙永福朗声道:“只要符合仁义信,我天龙就敢接镖。”

“好,痛快!”中年人大声说道:“我这一镖就托给你们了,接镖——”

话音刚落,四个黑衣人抬着一顶花轿从院门外走了进来。中年人手一挥,花轿瞬间向龙永福抛来。

花轿轿帘在空中被风吹开,只见轿中端坐着一位面容娇美的少女。

在场人都大吃一惊,说时迟,那时快,花轿即将落地,落地必是轿毁人亡。但是,没人敢上去接。大家都知道天龙镖局有一条铁规,只要接住那就是接镖,接镖就必须送镖、护镖。

问题是现在大家都清楚对方来者不善,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去接镖?但镖不接,轿中人必死。

就在花轿落地的瞬间,龙永福飞身而起,一把抓住了花轿,顺势一托,把飞来的花轿稳稳地放在地上。

中年人见状,拍了几下巴掌,说:“漂亮。看来你们还是接镖了,不愧那个仁字啊!那就劳驾你们在明天天黑之前把这一镖给我送到洞口镇金鑫客栈。我倒要看看贵镖局是不是言而有信。这是定金,剩下的,嘿嘿,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本事拿了。”

说着,中年人从衣袖里掏出两锭金元宝,随手一扬,元宝直向龙永福击来。龙永福伸出双手,“啪”的一声,十指紧紧地扣住了两锭元宝。

中年人又是一阵大笑,一转身,随同四个黑衣人出了院门,扬长而去。

龙永福心里清楚,今天天龙镖局遇到劲敌了。“仁义信”是天龙镖局的立足之本,而人家就是在这三个字上下功夫,并且这第一招已经让他们领教了。如果这单镖不接,轿中少女必定惨死于众人面前,那天龙镖局从此与“仁”无缘,被江湖所唾骂耻笑。可是,这单镖接了,后面必将是刀光剑影,血雨腥风。

龙永福把元宝交给身旁的老三龙永寿,走到轿边,隔着轿帘问道:“请问姑娘芳名?”

轿子里传来轻柔的声音:“小女王紫云。”

“为何到金鑫客栈?”

轿中再也没有回音。龙永福见对方不想回答,也就不再追问,让人把轿子抬下去,安置稳妥,随即派出老二龙永禄连夜去了洞口镇金鑫客栈了解情况。

2.护镖

经过一夜的准备工作,翌日一早,龙永福就领着老三龙永寿和老四龙永禧以及十个护轿的镖师上了路,此时老二龙永禄还未从洞口镇金鑫客栈回来。因为这趟镖关系重大,所以龙永福不仅亲自护镖,还选了十个武功高强的镖师送镖。

一路前行很顺利,但龙永福他们知道这开始时愈是平静就预示着后面愈是暴风骤雨。

走了约四十里地,已到中午,人马来到一小镇前。龙永福看众人已是疲乏,便转身对龙永寿说:“让大家歇息片刻。”

这时,一个探路的镖师跑过来说,前有一客栈可去打尖休息。于是,众人来到客栈门前,早有店小二前来招呼。龙永福走进店里,只见店大整洁,一看就是个上档次的客栈。

龙永福心里略略放心,转身让龙永寿把紫云姑娘请进来。

紫云从轿中款款而出,面容美丽,阿娜多姿,以其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之貌令众人惊叹。她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跟前,低头不语。

龙永福想过去和她聊聊,了解一下那些人的背景。忽然,龙永禧走过来,轻声说:“大哥,我感觉不对劲。”

“哪里不对劲?”

“这小镇我原先来过,可今天感觉这小镇太安静规整了些……你看这家客栈是不是太干净了?我担心他们在这饭里水里给咱下毒。”

“下毒不会。”龙永福皱着眉头,说:“他们肯定布局,但是不会下毒。如果下毒,他们就是赢了,也没有脸面的。再说,他们不是要灭我们,他们是想毁我们的声誉。”

正说着,店小二端茶上来了,龙永福接过茶毫不犹豫喝了。

店小二用狡黠的目光一直看着龙永福把茶喝完,笑道:“龙大当家,不愧是一大侠。实话实说吧!这客栈就是我们布的局,本来以为你不敢喝这杯茶。既然你如此光明磊落,我们也就不暗箭伤人了。你看看屋梁上。”

说着,店小二往屋梁上一指,在场的都暗吸了一口凉气。只见上面爬满了吐着信子的毒蛇,眼镜蛇、青蛇、花蛇、竹叶青蛇,长的短的粗的细的,跟个毒蛇阵似的,正在伺机进攻。

店小二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支玉笛放到嘴边轻轻吹了起来,随着几声无可名状的笛声,那些毒蛇很快就不见了。

龙永福坐在那里纹丝不动。

店小二轻咳一声,说:“龙大当家,不瞒你说,我们和你们天龙镖局的确是一无冤二无仇。但有句话说得好,树大招风,我们就是要借贵镖局的名,炒我们的声。如果你们认输,咱也就结束了。以后,你走你的阳光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井水不犯河水,各玩各的,咋样?”

龙永福冷笑一声,说道:“天龙镖局的威名也不是凭空吹出来的,是兄弟们舍命打下来的,我哪敢说一个输字?我们天龙镖局仁义信三个字更是响当当的,掷在地上都能砸出一个大坑,你以为拿几条小虫就把我们吓住了,你也忒小瞧人了!”

店小二听了,冷笑一声,猛一个鹞子翻身,一下跃到屋梁上,抽出玉笛就要吹。可他没有想到,他快,龙永禧更快,手一扬,火云银枪脱手飞出,一枪把他刺了个透心穿。一声惨叫,店小二坠地身亡。

就在这时,客栈所有的门窗忽然全部关闭了,大厅内漆黑一片。龙永福大声喊道:“保护紫云姑娘。”

众人抽剑拔刀围在了紫云姑娘的周围,静观其变。四周寂静无声。

少顷,“勇金刚”龙永寿也不用招呼,拿起手中的开天刀就向大门砍去,一阵木头开裂的声音传来。忽然,龙永寿大叫道:“不好,外面是铁板。”

龙永寿的话言刚落,就听外面传来机械齿轮的转动声,四面墙壁同时向里面挤压过来。

“八臂哪吒”龙永禧大吼一声,一杆火云银枪死死抵住了向他移动的一面墙壁。其他人见状,也赶紧拿起屋里的桌椅抵住了其他几面移动的墙壁。

龙永福心知,大伙最多只能阻挡一小会儿,这巨大的力量很快就会把银枪别断桌椅挤破,大伙的命危在旦夕。他转身来到王紫云跟前,说:“紫云姑娘,请上轿吧!我们会尽全力保护你的……”

紫云站起身来,边上轿边说:“龙大当家,您不用说了,我知道,一切由天命了……”

突然,外面传来了一阵打斗声和惨叫声。紧接着,正在往前移动的墙壁停住了。随即,一扇门被猛地砸开。

大伙抬头一看,门口竟然站着老二“青毛狮子”龙永禄。

原来,龙永禄昨夜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洞口镇金鑫客栈。据客栈老板说,昨天白天有一拨客人给他留下了数十两银子,让提前准备好房间准备迎接天龙镖局来的客人。同时,客人还要他拿剩余的银子买一口上等棺材,至于做什么用就不知道了,客人的来历也不知道。龙永禄问清之后,又骑马往回赶。路过这里时,恰巧遇到了这一幕,当即下马举起三节棍就是一阵狂砸猛打,好在这些人只是一些做暗道机关的专业技术人员,没几个功夫高的,瞬间就被他送进了阎罗地府。

3.救镖

出了客栈大门,龙永福听了龙永禄介绍的情况之后,陷入了深思。他知道必须从王紫云那里弄清中年人的来历,否则这一路上不知有多少陷阱在等着他们。

龙永福走到轿边,轻声说:“紫云姑娘,刚才你也看到了,那些人是要置我们于死地。我们死不足惜,只要能把姑娘安全送到目的地就行了。只是如果我们死了,却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真的让人……”

这时,轿帘掀起,王紫云从里面款款走出,说:“龙大当家,那么多人为紫云流血舍命,紫云实在是担当不起。可我确实不知道那些人的来历。”

不等龙永福答话,王紫云举起手中的一个小瓷瓶,说:“这是剧毒鹤顶红液,如果这一路所有的关隘都被你们攻克了,你们也不可能把活着的紫云送到目的地。在进门的前一刻紫云就要饮下这瓶毒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龙永福诧异地问道。

王紫云迟疑片刻,说:“我的家人都被那些人囚禁了,如果我活着进了金鑫客栈,我的家人……”

龙永福这下全明白了,他铁青着脸,说:“真是卑鄙之极,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。”

很快,龙永福转身对龙永禄和龙永寿说:“你俩前去紫云姑娘家里,一定要把她的家人救出来。救出来后,立即飞鸽传信给我。”

龙永禄重重地“唉”了声,随即问道:“紫云姑娘,你家在哪里?”

王紫云见状,不再犹豫,说:“王村。”

话刚落音,龙永禄和龙永寿已飞身而去。

两人一路施展轻功,甩开膀子一路狂奔,黄昏前赶到王村。进了村子,村内死寂,没有一个人影。

龙永禄轻声对龙永寿说:“三弟,咱俩分头去找,我从西边进,你从东边进,在村中间会和。”

龙永寿点头说声“好”,人迅疾没了影。

龙永禄纵身飞到房上,极目远望,四周依旧是寂静无声,连犬吠的声音都没有。他知道,这里成了那些人的地盘。此时此刻,村里一定是机关重重,且人家在暗处,自己在明处,说不定自己早就成了人家的暗箭靶心了。

龙永禄不敢停留,跳跃腾挪,向村内移动。终于,他看到一个院内四周分别站着四个黑衣人。他断定这应该就是王紫云家了。

龙永禄纵身跳下,动作快若闪电,人到手到,两把飞刀早已飞出,等他双脚落地,已有两个黑衣人身中飞刀倒在地上。剩余两个手持钢刀冲了过来,举刀就砍。龙永禄掏出三节棍,一招万朵梅花开,两人头顶刹时被击穿,双双毙命。

龙永禄向中间的大门冲去,刚到门口,房门一下大开,跳出一个彪形大汉,手握一根狼牙棒对着他就是一招横扫天下。

龙永禄晃身躲过的同时三节棍迅猛地击向对方胸脯,对方用狼牙棒一碰,磕开了三节棍。片刻之间,两人已过数十招,不分胜负。龙永禄知道自己遇上了劲敌。

就在这当口,龙永寿手握开天刀循声赶了过来,悄然冲到黑大汉的后面,举起刀一刀劈下。黑大汉哪知身后有人,想闪已来不及,活生生被一刀砍成了两半。

龙永禄冲进屋去,只见屋里坐着七八个人,有老人孩子、男人女人,无言地看着他。龙永禄问道:“各位都是王紫云的家人吧?”

屋中有人点头答道:“是的。你们是?”

龙永禄连忙说:“我们是天龙镖局的。”

龙永禄听其音看其神,知道不会有假,当即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纸片,用黑炭在上面画了个符号,转身走到屋外,又从怀里掏出一只信鸽,把纸条捻成一条拴在信鸽脚上,放飞。

信鸽稍一盘旋就要展翅向远方飞去。突然,“嗖”的一声,一支冷箭射来,信鸽瞬间坠落下来。

龙永禄、龙永寿大吃一惊,顺着箭的方向看去,只见东墙头上有一黑衣人一闪,不见了。

龙永寿知道必须干掉这个黑衣人,否则信鸽就上不了天。他飞身上墙,冲着东面飞跃过去,手中的一把铁蒺藜像暴雨一样飞射而去,只听得“哎唷”一声,一个黑衣人从墙头滚落到了地上,死了。

龙永禄连忙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片画上符号,又从怀里掏出一只信鸽放飞。望着飞鸽远去的蒙眬身影,龙永禄突然惊叫道:“哎呀!晚了……”

原来此时天已黑了下来。

4.死镖

此时再说龙永福他们。龙永禄和龙永寿离开后,龙永福领着众人继续前行,一路上又遇到了黑衣人的两次袭击,但每次都被他们艰难击退了。

天黑之前,他们终于到达了洞口镇金鑫客栈,不远处的金鑫客栈门口站着老板和店小二。众人见状,一直紧绷的心弦悄悄地松懈下来,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。

即将到门口之时,只听空中突然传来一阵幽幽的声音:“王紫云,时辰已到,你自己选择吧!”

这话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但是声音却浑厚清晰。

龙永福一惊,连忙转身对轿里的王紫云喊道:“紫云姑娘,你不要听他的,你的家人肯定已在我弟弟他们保护下了,信鸽马上就到,你要相信我们。”

说话的同时,龙永福和众人急切地注视着越来越黑的天空,但是没有看到信鸽。

此时,金鑫客栈近在咫尺,仅几步之遥,可是信鸽却没有到。

轿子里传出王紫云平静的声音:“龙大当家,紫云感谢你,感谢天龙镖局所有的镖师们。王紫云今生不能报答你们,来世一定还你们的恩情。可是王紫云必须走了,为了我的亲人们……”

“紫云姑娘,别……”

不等龙永福的声音落下,就见轿子一晃,再无声息了。

这时,空中传来了信鸽的声音……

从此以后,江湖上再也没有了天龙镖局。因为这一镖,天龙镖局丧失了“仁义信”,因为“仁”他们接了这一镖,可是,为了“义”和“信”却终将王紫云的生命放在了祭坛上。

如果没有这个“仁义信”,就不会被人家所利用,就不会让王紫云失去鲜活的生命。

不过,后来有了许多关于他们的传说,甚至还有一种传言,说紫云姑娘那天并没有死,她和龙永福四兄弟在一座美丽的小岛上过着平静的生活……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(百家号、头条号)欢迎关注